卻亂第十四

本章節已佚,本文內容乃後人猜測整理,僅供參考

  將爲肢箧探囊發匮之盜,爲之守備,則必攝緘滕,固扃橘,此世俗之所謂智也。然而巨盜至,則負匮揭箧,擔囊而趨,唯恐緘滕、扃橘之不固也。然則向之所謂智者,不乃爲大盜積者也。故嘗試論之:世俗之所謂知故者,有不爲大盜積者乎?其所謂聖者,有不爲大盜守者乎?
  何以知其然耶?昔者,齊國鄰邑相望,雞狗之音相聞,網罟屋州闾鄉裏者,曷常不法聖人哉!然而,田成子一朝殺齊君,而盜其國。所盜者,豈獨其國耶?並與其聖智之法而盜之。故田成子有乎盜賊之。故田成子有乎盜賊之名,而身處堯舜之安,小國不敢非,大國不敢誅,十二代而有齊國。則是不乃竊齊國,並與其聖智之法。以守其盜賊之身乎?


譯文:
    要想防备撬箱子、掏口袋、开柜子的强盗,就要把箱子、口袋用绳子捆紧,用锁锁牢。这就是历来人们所说的聪明办法。但是大的强盗来了,则背起柜子、举起匣子,挑着口袋迅速逃走,还唯恐绳子捆得不结实。这样看来,以前所谓的聪明人,不都是在为大盗收拾财物吗。
    因此 曾经试论这个道理:世俗所说的聪明人,有哪个不是在为大的强盗积累的财物呢?
    那些所谓圣人,有哪个不是在为大的强盗看守财物呢?
    怎么能知知道是这样呢?从前齐国城邑密布,鸡犬之声相闻,打猎、捕鱼和耕种的地域纵横二千里。在整个国土范围内,赖以建立的宗法制度,管理各级区域的体系,没有不是遵循圣人的准则的。可是田成子在一天早上杀掉了齐国国君,而窍得了国家政权。其所窃得的岂止齐国的政权,连同齐国遵循的圣人的智慧和礼地一同窃取了。所以田成子虽然有窍国的名声,然而其统治地位却像尧舜一样安稳,小国不敢非议,大国不敢诛伐,已经控制齐国二十代了。这不恰好说明,田成子在窍取齐国政权时,连同齐国遵循的圣人智慧和法度一同窍去了,并以此来保护其本来属于强盗的自身吗?

上一章 返回目錄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?

本站古典小說为整理发布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Copyright © 2023-2019 澳门赌博网,全国十大赌博官网 版权所有

蜀icp備15013648號-1